1. 比特币场外交易-比特币交易-usdt场外交易-出usdt-场外买usdt首页
  2. 交易所

让人迷惑的去中心化治理:究竟是创新还是想象?

迄今为止,去中心化治理不过是传统方式的去中心化版本,而不是创新,这只是萌芽期的产物。

迄今为止,去中心化治理不过是传统方式的去中心化版本,而不是创新,这只是萌芽期的产物。

时间得追溯到 2016 年初,当时变革的时机已经成熟。以太坊社区坚信,去中心化组织 DAO 将为治理带来革命,准备为之投入重金。The DAO 项目应运而生,聚集了当时 ETH 流通量的 10%。很快,其占到以太坊网络中总交易数量的 1.5%。

让人迷惑的去中心化治理:究竟是创新还是想象?

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2016 年初在会议中介绍 DAO

以太坊用户当时蜂拥进礼堂,聆听 DAO 将如何代表未来治理模式的演讲。演讲中宣称,这与传统的闭门型公司不同, DAO 将会让治理高度透明,DAO 代表了在传统治理体上逐步的职能改善。DAO 还宣称「自动化在中心,人在边缘」,扬言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协调、更高效。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都要被 DAO 拖进未来。

然后四年过去了,我们得到了什么?DAO 实现了治理革命吗?

目前的 DAO 是有形存在的,但存在感很「路人」。用户点几次鼠标就能设计和部署 DAO,目前总计已经部署了 1900 多个 DAO。故事的发展原本以为是去中心化治理会站上 C 位,消除对企业架构的需求,应用的治理会超越传统上市公司治理的陈旧形式。

但迄今为止,现实很骨感,应用治理看上去与传统公司治理几乎一模一样。

DAO 一开始高喊的是「追求自治」——由群体控制的去中心化、大众化组织。但目前的 DAO 根本没有去中心化,也不是大众化。

就在上周,规模靠前的两家去中心化金融(DeFi)协议由 5–6 方投票就决定了对治理规则进行全面更改。

DAO 看上去并没有实现去中心化的大众民主,更谈不上对治理带来革命。

当 DAO 实现以代码取代人时,当然能改善组织效率。但 DAO 最初的承诺比这还要多很多。它们宣称带来一个能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赋能的民主未来。如果其设想是这种情况,为什么现在普通的 DeFi 用户对 DeFi 的影响力跟股票与加密交易平台 Robinhood 用户对 Robinhood 的影响力并无差别呢?

当我们最初讨论这一问题时,原本打算写篇文章解释一下去中心化治理为什么未能兑现其革命预期

但当时我想,也许这个结论是错的。

也许这里其实并不是去中心化治理未能创新的故事。也许真实的故事是:去中心化治理逐渐演变为与中心化治理形式相融合

也许这不是失败,而是一个更深层次的事实:经过数千年演变的中心化治理架构,实际上是治理组织的最佳方式?

多数加密项目中治理如何发挥作用?

所有加密项目共遵循三种形式的治理。

第一种是创始人控制。与非上市公司类似,加密项目早期往往由其创始人控制。创始人负责引导产品战略及公司发展方向。创始人领导的企业常常类似于专制政体(在软件治理领域,这通常被戏谑地称为仁慈的独裁者 BDFL),很多应用层代币初创企业都是在这种治理模式下开始其创业之路。

这样是很有道理的!在一家组织的最初阶段,唯一重要是要活下去。中心化组织权力掌握在创始人手中,会大大提高组织的决策及行动速度。创始人领导的企业没有本质的错误,不过依赖这种治理形态的代币项目看起来与普通初创企业毫无区别。

很多代币项目采用的第二种主要的治理形态是「团体控制」。多数 L1 区块链和初期阶段的代币项目依赖一个由「开明的精英」组成的小团体来制定政策、确定产品路线图和战略方向,以及提议系统性变革。这种治理类型的典型代表包括比特币、以太坊、Grin、Monero 等等项目。在加密领域,这些小团体几乎全部是由核心开发者组成的。

小团体治理模式使得去中心化协议实现一定程度的去中心化,将项目从创始人手中交到核心开发者的手中。但这种形态的治理并不是全新的创造。过往数十年中已经有很多组织实行了这种形态的治理,包括 The Linux Foundation、W3C、International Science Council、CERN 和 IETF。这是管理复杂、高度技术性项目的一种尝试和真实可行的方法。

很多加密项目采用的第三种治理形态是「代表制」或「流民主」。代表制民主让个体用户选举一组官员,以他们的名义进行决策和制定政策。其中流民主更较为常见,人们直接进行投票,或委托代表以他们的名义进行投票。

让人迷惑的去中心化治理:究竟是创新还是想象?

直接、代表制和流动式民主的虚拟演示,来源:Dominik Schiener

「完全去中心化」区块链应用在治理中经常采用代表制或流民主(偶尔是代理投票)治理代币赋予了治理权,投票权重由治理代币的所有权决定。例如,Maker (MKR) 的治理接近于股东直接民主。Compound (COMP) 采取流民主方法,任何人可以直接投票或将其投票权委托给他人。

但看到这些形态的治理以前也存在!多数西方国家采取代表民主制政体。与此类似,多数上市公司也是由类似流民主的形态予以治理。例如,上市公司股东可以将其投票权委托给其他自行股东代其投票。这被称为代理投票,允许单票授权(尽管真正的流民主允许任意长的委托链——他人还可委托他人)。区块链改善了这些治理形态的效率和协调性,但它们并不是由区块链发明出来的。这些治理架构依然是目前多数上市公司股东治理架构的映射。

让我们退一步更认真审视一下这种平行关系。

上市公司如何治理?

要了解 DAO 治理与上市公司治理直接的平行关系,值得我们详细解释一下背景知识。

现代上市公司有两层治理:管理层和董事会。管理层监督公司日常运营,而董事会则提供战略监督并审查管理层。董事会由许多不同类型的董事组成,包括大股东和股东选举产生的董事。

DAO 以代币持有人代替股东,允许最大的代币持有人实际担任协议的董事会。这个事实上的董事会通过提议或投票进行升级和指导未来的发展,帮助引导协议的方向。

但是管理层完全被代码所取代。这是区块链改善治理的一种方式:用自动化代替人类。

但那并不是传统股东治理效率低下的唯一原因。

标准普尔 500 指数公司中 80% 以上为机构投资者所有,大盘上市公司的多数股权由少数股东持有控股权(例如,先锋指数基金)。这些投资者由于其所代表的公司数量庞大,因此需要特殊实体就所有董事会 / 股东的决策提供建议。这些实体称为代理咨询服务机构。

黑石等指数基金依赖 Glass Lewis 或 ISS 等代理咨询服务机构对其公司治理提供意见。尽管这些代理咨询服务机构迅速崛起,改善了股东的投票效率,但并未真正得改善这一流程。代理咨询服务机构扩展其业务会获得更多收益,但他们并不直接承担错误决策的成本,因此他们并没有动力去改善底层股东投票流程的效率。

让人迷惑的去中心化治理:究竟是创新还是想象?

代理咨询服务机构与改善股东投票效率并不挂钩,来源:George Mason

区块链正是在这一领域能带来优势。区块链可以从根本上改善流民主或代理投票治理的效率。区块链允许即时投票授权,使代理咨询服务民主化,并允许最好的分析人员影响主要投票者并获得额外的投票权。这是代理投票流程的重大改进。

加密世界中的合作社

但并非所有加密网络都与多数上市公司使用的体系呈平行关系。Compound 将治理代币直接分发给协议中的用户和早期投资者。团队凭借这一做法,已经把控制权交给了去中心化的流民主

让人迷惑的去中心化治理:究竟是创新还是想象?

Compound 代币分发,来源:Robert Leshner

这种代币分发形式反映了合作社形态。合作社是将股份出售给公司用户、创建者或客户的公司。想象一下,Uber 属于其司机和快递员, 而不是外部股东。从根本上说,合作社通过让用户 / 消费者直接控制公司的未来来协调激励机制。

美国户外运动品牌 REI 也许是最为知名的消费者合作社。当 REI 盈利良好时,消费者会根据其合乎资格的消费额瓜分年度 10% 利润。尽管传统公司通过派发股息或回购来增加对股东的回馈,合作社是让消费者 / 用户受益,通过奖励消费来进一步创造价值。

合作社是一个古老的构想,可以追溯到 18 世纪中叶。但我们为什么没见到更多的合作社型企业?主要是因为合作社在资本和经营两方面的效率都比较低下——组织、协调和激励数以百万权益相等的股东是非常困难的!合作社很容易被结构更精简、更容易获得资本的传统型公司击败。

区块链可以改善合作社的运营效率,让合作社打造出具有更高吸引力的模式,嵌入到去中心化模板上。但这里的治理创新依然主要体现在效率和自动化上,而不是其底层设计。

聚变还是缺乏创新?

考虑到以上所有因素,我们再回到原始问题。这种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治理的聚合是几个意思?是我们创新失败的信号吗?还是几个世纪的演变和竞争已经让我们找到了治理企业机构的最佳方式?

我们没有肯定的答案。但现实似乎印证了传统企业治理是前进的康庄大道,至少目前是这样。

迄今为止,去中心化治理不过是传统方式的去中心化版本,而不是创新。你可以说区块链治理目前正处于模仿阶段。随着每天有新的治理代币推出,企业家需要在治理理念迷宫中徘徊,然后才能发现最佳的治理机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比特币场外交易-比特币交易-usdt场外交易-出usdt-场外买usdt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csj.com/?p=244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

  • 果果
    果果 2020年8月6日 下午5:45

    去中心化?还不是太深入了解,后期会好好分析一下!

13838079118